数学无名(四) 锈铁时代

空气凝固了,四个人相坐在沙发上,程衎在中间,右手边是她,嘴角紧闭。左手边是他的母亲,坐在沙发最里侧的是他的父亲,面色凝重而严肃,母亲给父亲使了个眼色,劝他不要发作。

最后,母亲给她打了200块钱红包,结束了这第一次见面。

程衎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,起初氛围还很和谐轻松,直到她起身拿一个水果,父亲犀利地上下打量了她,如同买衣服不合身一般,脸色立刻垮了下来。

此时,沙发上只有他们一家三人,程衎闷不吭声,是母亲先打破了沉寂,

“老程,你有点宝(病)吧。”

“我哦改(怎么)咯?”

程衎憋不住了,脸色铁青,一字一顿说道,“你还问哦改,你都不跟她港(说)一句话,你墨子(什么)意思啊。”

“臭崽子,哦改跟你牙(爸)港话的啊。” 母亲两边打着圆场。

“我就问你”,从事教育行业几十年的他,容不得小辈对自己有半点质疑,“国咋(这个)妹子,有好高子咯?”

“1米50” 小时候被嘲笑过身高的程衎,自然对这个细节十分在意,只不过,他从来不会以此而贬低他人。

“还1米50,我估计只有1米48。” 历史老师质疑道,“程衎啊,还记得以前跟你港过的话不?我对你找对象,只有一个要求,个子绝对不能矮。” 他在绝对那两个字上提高了八度。

“你怕你有好高?你不也就1米6哦。” 程衎回击道。

“我那是什么年代啊,我那时候有肉恰(吃)不啊?”

受到程衎的回击,父亲开始猛攻,

“我就是恰了个子矮的亏,你懂墨子啊?”

“你以后绝对要养一个崽(生一个儿子),香火不能断。而且,这个崽不能是矮崽。”

最后,他给了程衎最后一击,“还有一句话,你懂不。牙矮矮一个,娘矮矮一窝。(母亲矮,小孩全都矮)”

程衎无力回答了,他只觉得世界只剩下了黑白,那些五彩斑斓,如同玻璃一般全被震碎。他开始怀疑自己,怀疑自己坚信的一切,面前坐着的是他的父亲,自己又能怎么样呢?注定了要被这个人绑定一生。也许他就不该把自己生下来,这一切都不再会发生。

“好,我会给你养一个高崽的。” 程衎的语气出奇的平静,似乎妥协地结束了这场对话。

这是毕业季,程衎正准备着考研,准备去武大与她一起学习生活。

可现在,这一切,还有意义吗?

他试图回想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她,如同魔咒一般,跳脱不出小巧玲珑这一点,的确,程衎他就是想守护这个肉体弱小的女孩,可他更爱她的灵魂。

程衎开始恨起了她的父母,为什么小时候不给她更好的营养,也恨自己的朋友,为什么要邀请他去那一次聚会。

第一次,程衎体会到了什么是悔恨,他开始变了,开始有些颓废。她心里也清楚,两人之间有了一丝隔阂,她也恨这个阳光男孩为什么这么没用。

两人之间从曾经的无话不谈,渐渐有了些争吵,程衎步步退缩,她紧紧逼问。

终于,考研失利了,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,两人在争吵中分手了。

程衎独自一人,哭了一整夜。

爱情没了,家不再想回,学业也失败了,自己还有什么呢?

他开始欺骗自己,让自己相信,真的很厌恶她的身高,一切都是她的错。

大概这是人保全自身的本能,否则,毁灭的是自己。程衎开始回忆起了初中,自己居然也活成了他们一个样。

不知何时,他无意间掏出了一本数学书,《哥德尔不完备定理》,释然了,宇宙的方程组,错了,数学不是完美的。

原来,数学也欺骗了自己。

他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游戏,身上的黄金铠甲破烂不堪,褪下后只剩下斑驳的铁锈。

福强

About 福强

真相也许不只一个,它存在于每个人心中

3 thoughts on “数学无名(四) 锈铁时代

  1. 闷声发大财 闷声发大财

    钱四强也许不只一个,它存在于每个人心中,有时候是福强,有时候是Will.Qian。

    • 福强 福强

      狂膜

  2. 不高

    脑海中浮现湖南方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